沂沟新闻网 > 娱乐 > 《雪人奇缘》:这场耗时七年的中美动画合作实验成功吗?
《雪人奇缘》:这场耗时七年的中美动画合作实验成功吗?
2019-10-23 16:44:50 来源: 娱乐

文,虞书孟厂,作者,李馨雨,编辑,油子

“七年前,我开始写这个故事,然后梦工厂发生了一些事情。我换了八个不同的老板,整个工作室经历了几次股权变动,甚至我曾经认为这个故事已经不可能了。”

回顾《可恶》从首映到正式发行的七年,导演兼编剧吉尔·科顿感慨万千地说:“如果你想得分这部电影的创作难度,我想得分1万分,这实在太难了。”

从梦工厂动画以“珠穆朗玛峰”的名义成立之初,到2016年梦工厂动画被全球导演收购和取代,再到2018年中国文化全资拥有的东方梦工厂(Oriental DreamWorks)和吉尔重返项目,可以说“可恶”不仅见证了一家动画公司的几次变革,也见证了中国动画团队从外包走向独立、在好莱坞机制下学习更多专业项目控制、讲述世界华人故事的历程。

作为东方梦工厂独立后的第一部动画电影,《可恶》的意义不言而喻。《功夫熊猫3》成功后,休眠了近三年、经历了几次变化的东方梦工厂,需要一个全新的高品质项目来证明其品牌价值。

市场对东方梦工厂并非毫无疑问。它的一部分来自东蒙本身——在与美国梦工厂动画公司分手并成为中国文化的全资子公司后,东蒙有能力独立控制一个项目吗?它能再现功夫熊猫3的成功吗?

另一个指向生产团队本身。东方梦工厂发布的新作《可恶》的主要卖点是《中国》和《家庭》。但是一个有大量外国人的创意团队真的能理解中国文化吗?你能解释一下中国家庭关系的独特核心吗?如何在情感和故事之间找到文化的普遍性和特殊性之间的平衡?

《可恶》上映11天后,全球票房收入为8126万美元,创下今年原创动画的新高。豆瓣7.5%和烂番茄81%新鲜都显示了观众的普遍态度。

然而,在这个多年来创下票房纪录的国庆节里,主旋律电影受到了中国观众的热烈欢迎,使得这部中美合拍动画的竞争比预期的更加激烈。截至10月12日12点,这部电影在中国的票房为9347万英镑。

在这些成就背后,我们应该如何评价这样一个为期七年的中美动画合作实验?

《可恶》制片人苏珊娜·比尔奇在完成了她的故事片《疯狂的外星人》后,在她的长假期间接到了东方梦工厂的电话。当时,“可恶”仍然是一个关于女孩“萧艺”和雪人“大毛”的故事。

2018年重返该项目后,导演吉尔·科顿(jill culton)将两人组改为四人组:女主人肖逸,善良独立但冲动,典型的梦想家;在团体中;男主人阿军,一个炫耀的现实主义者;以及他的弟弟彭彭,负责和毛泽东一起卖可爱的小把戏。

这是典型的好莱坞式组合,但四重奏的故事确实为情节的分层和感情的冲突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

吉尔·科顿对此的解释是:“当毛泽东回到喜马拉雅山时,我不想让孝义一个人回家。”

团队的丰富组成也给创新过程带来了一些考验。

东方梦工厂首席创意官兼制作人周培玲回忆说,电影制作最困难的时期是孝义和阿俊在竹林里的争执:小提琴弦断了,孝义的心情濒临崩溃。啊,冉君跟在他后面,想要安慰但又忍不住。两人回忆起争端中的过去,最终彼此敞开了心扉。这是电影中友谊和成长的一个亮点,也是电影最后一个要完成的场景。

这部感人的戏剧把导演带到了崩溃的边缘,对话被改写了30多次。每次我想出一个新版本并把它放在故事板上,它仍然不起作用,所以我不得不一遍又一遍地推它。配音演员进去后,这个剪辑仍然找不到最好的效果。

“后来,导演告诉配音演员,每个人都应该停止阅读剧本!因为你已经非常了解这个故事的梗概,让我们用你最真实的经历来谈论它。”周培林回忆道。最终,所呈现的版本是配音演员自由表演下最真实的情感表达。

“可恶”的故事也延续了好莱坞家庭的惯例:

孝义遇到了雪人毛,并决定送他回家。他的朋友不是不情愿就是不小心加入了护送队。在克服了恶棍们的障碍后,雪人终于成功地回家了,护卫队也有了不同的成长。

这是好莱坞擅长的风格:在独特的背景下讲故事,但总是围绕着一个主题写普遍的价值观,最后让主角获得爱和成长,以便最大限度地吸引来自不同背景的人。

“我从事这一行已经20年了。我学到的重要一点是,故事没有边界。每个人都从这个故事中得到共鸣,尤其是孩子们。我和来自不同国家的人交谈,发现每个人都有英俊的外表。他有一大堆运动鞋。他特别注意自己的发型。他有很大的勇气和个性。他和家人疏远了,但他真的想和他们亲近。这样的孩子在美国、德国和英国都有。我认为在中国尤其如此,因为我明白家庭对中国人非常重要。”吉尔·卡尔顿说。

"我们优先考虑外国人不懂的中国美景."

一个国际团队已经确保《可恶》的制作比国内平均水平有更多的细节。电影中雪人“大头发”的蓬松效果、对中国山水的描绘以及穿插的音乐描写都是非常值得称赞的。

根据制作人的故事,“可恶”专为粗毛开发的头发系统可以轻松产生蓬松的头发,甚至卷、跑、抱都可以达到仿真效果。同样,光影的颜色混合也达到了非常高的水平,可以区分雪山和白云之间雪人的白发。

《可恶》没有放松配乐。鲁珀特·格雷森-威廉姆斯是《海王》和《神奇女侠》的前作曲家,负责电影的配乐。他提前一年完成主题曲创作后,制作团队邀请著名小提琴手分别在伦敦和美国演出和拍摄。然后,50多名动画师聚集在表演视频周围,学习如何握住弓并用手指移动弓。

这部电影中乐山大佛最重要的表演是由九位动画师表演的。"为了能够完美融合,我们真的花了很多心思。"吉尔·科顿说。

最后,场景呈现得很完美。孝义站在梦寐以求的乐山大佛脚下,拉着小提琴,无声地哭泣着,周围是雄伟的大雨和小提琴的声音,环绕着盛开的花朵伸向天空。这也是整出戏中最感人的高潮——孝义终于与过去的自己和解,长大了,然后在钢琴上与“家”重新建立了联系。

这部电影高度还原了中国标志性的美景,如千岛湖、黄山、乐山大佛和喜马拉雅山,使“可恶”的整体画面非常令人愉悦。在雪人的大头发的魔力下,巨大的蓝莓从天而降,蒲公英变大,汹涌的油菜花海和天空中奔跑的“锦鲤”云甚至以极具想象力的方式展开了中国国家地理的精彩视觉体验。

你知道,在过去,大多数好莱坞电影总是在长城和外滩展示中国。

“当我们决定地标性景点时,我们的首要任务是选择外国人不知道的中国美景。中国不仅有长城和兵马俑,还有更壮丽的景色。其次,它需要根据情节和人物在从上海到喜马拉雅山的旅程中的情况进行调整。”周培林说道。

这部作品的华丽或多或少冲淡了故事中似曾相识的感觉。这部电影试图塑造一个前后转身的恶棍,但它仍然更经常地扮演一个工具人。然而,毛的超级力量,这是太臭虫,也使得整个护送过程似乎缺乏挑战。然而,这部电影主要是间接描绘家庭,电影的整体家庭主题并没有特别突出。

“有时你讲一个非常具体的故事是幸运的,这个故事很受别人的喜爱,但情况并非总是如此。”导演吉尔·科顿(jill culton)说,“我们在放映后收到了中国观众的反馈。我们想更多地了解孝义和她父亲的关系,但是我们必须谈谈她的家庭和中国之旅。这部电影的时间非常有限。我们还通过音乐等元素向孝义展示了父亲的意义。当然,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品味,想要不同的东西,所以不可能每个人都满意。”

从项目开始,“可恶”的目标是成为一个全球性的电影项目,目标是“让世界各地的观众产生共鸣”。

该项目由梦工厂和梦工厂动画公司联合制作。据相关媒体披露,梦工厂的投资比例为60%。

“可恶”的创造也是基于全球创造模式。核心创意由东蒙的“创意中心”管理,非核心环节外包给全球。然而,东方梦工厂内部创意团队的一半成员是华裔美国人或出生在中国,但他们在好莱坞有着长期的工作和专业发展经验,而另一半是完全在中国本土市场长大的艺术家。

在过去的几年里,中美合作在动画电影中并不少见,比如今年的《功夫熊猫3》、《摇滚藏獒》、《妈妈咪呀鸭》、《白蛇传》和《丑娃娃》。

但是这些动画背后的跨国合作模式是不一样的。

《功夫熊猫3》项目由梦工厂动画公司主导。中国团队主要承担中国分销的中间环节和本地化。《妈妈咪呀鸭》由万达影业和力动画制作制作,由中美团队共同创作。“摇滚藏獒”和“丑娃娃”由中国资助和海外团队制作。《白蛇起源》是通过追逐轻动画制作的。华纳兄弟只负责资金和海外发行,这与“摇滚藏獒”完全相反。

几部作品的最终命运也不同:《功夫熊猫3》在中国的票房收入超过10亿元,《白蛇传》今年早些时候的票房收入为4.51亿元。在此期间,《妈妈陈美雅》、《摇滚藏獒》和《丑女娃娃》连续遭遇三次袭击。

中外合作电影经常面临的问题是:如何处理中外团队创作的文化差异?如果是为中国市场发行的,外国团队真的能理解中国市场的需求吗?为了在国际市场上发行,这些作品能像好莱坞的作品一样被全球接受吗?如何把握中国市场和国际市场之间的平衡?

《白蛇传》是一部颇具中国特色的作品。如果排除外资出资的条件,可以认为是真正的中国原创。《功夫熊猫3》无疑巧妙地运用了《功夫》和《熊猫》两个最典型的中国元素,中国团队的存在也规范了中国元素创作中所使用的“边缘”,但仍受到一些“根本不是中国”的批评。

如果“可恶”的核心被拆除:家庭、冒险成长和中国元素是三个最重要的元素,描述了一个中国家庭的团聚、一个中国女孩的成长和一幅中国山水画。

事实上,为了展示一个真正的中国,可恶背后的中外团队经历了无数次文化调整。

在电影的最后一个场景中,孝义回家吃饭,如何布置菜肴、如何布置蔬菜以及如何使用筷子的场景和动作设计几乎完全取决于中国队。由于刻板印象,萧艺最初的形象设计遭到了中国员工的抗议。制作团队甚至一度试图在电影中展示麻将广告牌,在中方的指导下,紧急刹车。例如,起初阿俊看着走廊里的镜子,看起来像是在楼梯上从萧艺的角度亲吻某人,但这显然是美国人的想法。

制片人苏珊娜·比尔奇(Suzanne Birchi)甚至提到:“在设计之初,肖逸有时会在不乐意听奶奶讲话的时候转过头来,但后来我们被告知,这在中国文化中是不允许的。你不能在奶奶的长辈面前看着她。”

这份名单没完没了。然而,正是这些细节的调整阻止了电影中的中国背景漂浮在空中。

当然,根据剧本创作的一些基本逻辑,“可恶”看起来非常好莱坞,而且离中国很远:例如,在繁忙的街道上,拥有直升机和枪支的私人武装部队不可能出现,而不被中国警察迅速包围和推翻。

“我们开始认为肯定有警察,但是如果这个故事太真实了,就很难演了。当警察到达时,电影就结束了,包括我们去乐山湖和黄山的时候。如果我们完整而真实地呈现它,它可能不会有我们的最终效果,所以我们必须掌握一个程度。我们需要从生活中抽点烟,但我们不能让每个人都感觉太多。”制片人苏珊娜·比尔奇说。

这个试图展示中国魅力但保留好莱坞动画套路的故事对观众有什么吸引力?

《功夫熊猫》的成功证明了“中国元素”在全球市场上仍然有一定的吸引力,而迪士尼努力打造的花木兰也表达了对中国市场和中国元素的赞赏。

就在国庆前夕,《可恶》在中国的票房收入超过9000万元,与全球8126万美元的票房相差甚远。

接下来的另一个想法是:“属于国家的就是属于世界的”。这个在国内文化圈流行的说法在动画领域有效吗?

“如何平衡中美市场”这个问题背后隐含着一个基本事实:大多数人似乎都同意中美观众对内容,甚至动画,有非常不同的偏好。

自2014年《大圣归来》以来,中国动画市场出现了明显的转折。虽然儿童仍然牢牢控制着动画作品一半的票房,但整体舆论导向、观众构成和对作品的偏好都开始偏向年轻的成人群体,甚至有一部像《德仁的魔幻儿童》(Naruhito ' s Magic Child come to the World)这样的作品,票房接近50亿,已经进入中国电影史上的第二名。

然而,很少有中国动画公司能够打入全球市场。德仁的北美市场仅收获369万美元。尽管动画已经是最有可能讲述普世价值的电影类型,但跨越文化鸿沟仍然很困难。

另一方面,在中国市场取得巨大成功的动画电影中,年轻观众占了一半的票房,无论是《疯狂动物城》还是《梦之旅》。

如果将中国的票房表现与北美和世界相比,更直观的结果表明,能够在世界上获得高票房的家庭动画在中国没有想象中的吸引力。例如,《冰雪奇缘》和《超人2》这两部动画史上的世界第一和第二名,在中国的票房只有2.98亿和3.54亿。

能在中国市场占据一席之地的作品至少能满足以下两个条件之一:

A.众所周知的图像。例如,《查娜》和《功夫熊猫》,包括已经拍摄了四次的《小黄人》系列,几乎不能达到这个标准。

也许有可能建立一个具有足够影响力和想象力的全新世界,但情感必须是含蓄而强大的。《疯狂动物城》和《梦之旅》就是如此。

市场之间的这种差异直接导致了一个共同制作必须面对的问题:应该把哪些观众作为主要考虑因素?

如果你想在中国市场有所突破,你必须在年轻人身上有所突破。如果我们倾向于国际市场,好莱坞的好家庭转向动画肯定没有错。

当然,更雄心勃勃的项目自然会追求:它们如何赢得中国观众的青睐并在世界上获得一席之地?这意味着更大的投资、更强的生产和更高的风险。

制片人苏珊娜·比尔奇对梦工厂说:“对于《可恶》,7到12岁的舞台是我们的主要观众。”但我们也希望一些年轻女孩或年轻女性会喜欢浓密的头发,一些年长的男性会觉得电影中的一些笑话很有趣。"

在家庭看电影还不完全成熟的中国市场,一个主题氛围浓厚的国庆节日程让《可恶》中原本与众不同的家庭娱乐性质显得有些尴尬——观众对主题的接受程度高于每个人的预期,观众带着家人和嘴巴歌唱祖国并不少见,而毛的欢欣之声却遗憾地被三部大片源源不断的供应淹没了。

然而,用失败来形容国庆期间《可恶》的票房表现显然是不公平的。

豆瓣超过了三大主题的7.5分和80%以上烂番茄的好评,这些都显示了普通观众对这部电影的接受程度。作为东方梦工厂发行的第一部动画故事片,《可恶》在衍生品和跨行业合作方面的成就是普通国产动画无法企及的。

例如,“可恶”和汉庭酒店在汉庭酒店合作推出了100间“可恶”亲子房,分布在包括电影景点在内的13个城市。很多家长都知道的薛尔士和“可恶”也在地理课上开设了视频课程。此外,麦当劳、自然大厅、美赞臣等品牌早在今年年中就已经宣布,他们将成为“可恶”的品牌合作伙伴。

衍生品作为前沿环节的发展早就被提上了议事日程。与国产动画相比,它远远落后于衍生产业链。即使是像《查娜》这样的大爆炸,也只是在票房达到10亿元后才欢迎自己的衍生品预订。

在《可恶》的首映式上,毛泽东周边地区已经被整个场景所覆盖。

作为动画收入的重要环节之一,东方梦工厂在衍生产品方面最突出的成就来自《功夫熊猫3》,该公司在国内衍生产品零售额累计超过15亿元人民币,其衍生产品收入也超过了电影票房收入。

对东方梦工厂本身来说,“可恶”是它独立后的第一步。尽管票房无法与《功夫熊猫3》相提并论,但至少《可恶》在推动制作过程、引入中外团队和测试市场方面迈出了艰难但坚实的一步。

随着整体创作体系越来越完善,国内外人才储备逐步提高,更有组织、更专业的运营体系的完成,东方梦工厂更准确地把握中外观众的口味,稳定地控制内容,树立自己的品牌,是更关键、更重要的一步。

至于如何创造一部全球追逐爆炸的轻装动画,连续损失了三部电影,只有在这之后,《白蛇传》才在中国市场获得成功。不断的试错市场,团队的不断成长,不断触动人们的心灵,是内容产业向前发展的永恒命题。

对于中国市场来说,随着动漫市场的突飞猛进,尝试不同类型的题材将成为动漫企业能否开拓市场、引领下一阶段大局的重要问题。

在今年的东梦媒体开放日上,华人文化集团公司董事长兼ceo 、东方梦工厂董事长黎瑞刚曾做出过判断——“这些年中国出现了城镇化、消费升级、


[ 责任编辑: ]